易观 > 易数家 >

跟大V学产品分析|张亮:观点—谁黑了谁的支付宝?

跟大V学产品分析|张亮:观点—谁黑了谁的支付宝?

2017-01-23 来源:张记杂货铺

近两个月内,支付宝因“圈子”、“AR红包”、“年度账单”、“密码安全漏洞”等事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断的变化手法摆脱作为工具类APP的囧途,但是作为类似支付宝这类亿万级用户的APP,更应该守住“初心”做好“本分”,此篇献给所有在老板期待和用户信任之间艰难生存的产品经理,产品岗位很关键,怀敬畏之心,为用户负责。

近两个月内,支付宝因“圈子”、“AR红包”、“年度账单”、“密码安全漏洞”等事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断的变化手法摆脱作为工具类APP的囧途,但是作为类似支付宝这类亿万级用户的APP,更应该守住“初心”做好“本分”,此篇献给所有在老板期待和用户信任之间艰难生存的产品经理,产品岗位很关键,怀敬畏之心,为用户负责。

▍产品的原则

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说,Less is More。最初是表达他的建筑设计理念,他反对在建筑中的过度装饰,所以,如果你今天去看1929年巴塞罗那世博会他设计的德国馆,你其实会惊讶于在那个年代,他的设计语言。

国画中讲究「留白」,所以当你看到下面这两幅画时,你不会觉得那些空白部分是没有内容的,反而你会觉得整幅留白其实是烟波浩渺或者雾气萦绕。

 

▲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

▲南宋夏圭《烟江欲雨图》

越是拥有庞大用户量的产品,产品本身就越应该有自己的原则,我认为这个原则其实很简单:

心存畏惧

当你知道你的任何一个改动可能影响的是亿万用户的时候,你就应该畏惧你的每一次迭代,一款产品从没有用户到拥有十万级用户、百万级用户、千万级用户、亿级用户,都是漫长的过程,而当你已经有了如此庞大的用户体量,并且拥有庞大的日活用户量的时候,你就要小心,因为很有可能,你草率的一次调整,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而如果一次调整并没有带来预料之中的灾难后果因此继续心存侥幸的不停尝试,终有一日,你会为后果买单。

这个「你」,是产品经理,是产品总监,是老板。

 

▲支付宝月活统计(来源:易观千帆)

看着上面支付宝在支付领域里的地位,我们更应该明白,在产品迭代每一个环节,为什么支付宝应当有这样的畏惧心。

而这些,也不仅仅是对支付宝说的。

 

▲浏览器、生活、社交类应用月活数据(来源:易观千帆)

▍将军与君令

看古装戏,你总会听到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一般说这句话的都是极度正面的人物,通常的人设是:

正义感强,讲原则,耿直尽忠,甚至有点愚忠。

但在现实生活中,坐拥亿万用户的产品经理却少见这样的「愚忠」,他们既不忠于产品也不忠于用户,看起来忠于老板,但实际上任由老板肆意妄为却不敢抱着挂印的心去谏言,看起来忠心耿耿,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确是实际的谗臣。

产品经理的岗位很关键,关键之处在于你要为产品负责,为产品的用户负责。

我可以理解支付宝面对微信支付的焦虑,我也可以理解社交的巨大粘性,使得支付宝的工具之途看起来终有隐患。

但是,你必须要考虑作为支付工具或者信用工具的安全性,今天,你加入了社交关系,其实没什么所谓,但是,作为账号服务的产品经理,如果没有充分考虑加入的社交关系可能会账号风控带来的影响,那么至少是有疏漏的。

相信我,我很理解支付宝的产品经理不止一人,甚至不止一支团队,每个人甚至每个团队负责对应的模块,但是,当其中一个模块在激进的快跑时,其他团队和个人,都应该警惕这样的快跑对于自己模块的影响,这样的业务分析和风险控制的意识,对于这样体量和属性的产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有个很有趣的事情,知乎上有人问:「如果张小龙来负责支付宝,他会怎么做?」

我认识的一个阿里同学这样回答:

会专心的把支付工具先做好。

虽然这件事情的假设很没意思,但至少也传达出了一些信号,即用户或业内认为支付宝现在做的太多了,承载的希望也太多了。

从生活服务到吃穿用度,现在再加上对粘性的期许,对社交的掌控。

之前有朋友和我说,现在微信的产品经理大多数属于混吃等死型,因为害怕改变,所以什么都不敢动,是真的不敢动。

这当然不是一件好事儿,但显然也不能算是坏事儿。

安静的美男子

「别理我,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多年前,这是一个段子。

但在互联网里,安静的「美男子」真的不太多。

这可以理解。

但如果我们思考BAT的浮浮沉沉,我们依然会发现,从长远上看,安静的美男子,其实才是大多数希望长久发展的公司的未来。

当然,首先,你要成为美男子才行,如果是糟老头,其实没人care你是否安静。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重新审视,产品与运营的关系。

去年,我应该说过,未来最稀缺的人才,是有运营思维的产品经理,以及懂产品设计的运营。

从做事儿的角度上说,这两者的角色其实是不应该割裂的,但现在却割裂了很多年。

在大多数公司,产品和运营都是分开的,在大多数公司,是难以实现运营驱动的。

而实际上,之所以一堆运营人在讨论运营驱动时,更多的暗线是在谈数据驱动,因为运营人员接触的数据类型,原则上应该较产品经理更多,理由很简单,运营的动作会影响产品的表现,影响公司的业绩。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其实可以期待,在未来的某一个时点,会涌现出一批真正理解产品设计的运营或者拥有良好运营思维的产品经理。

易观社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