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观数聚论 |算话征信蒋庆军: 数据共享推进征信行业的全民化

易观 2017-12-04 10:32:43   405

近日,易观联合蓝鲸在上海举办了《金融创新·数造未来易观数聚论互联网金融专场》的线下沙龙活动,来自易观数据应用中心、你我贷、算话征信和海融易的行业大咖和嘉宾,就2017年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现状与发展进行了精彩的观点分享。算话征信CEO蒋庆军,发表了题为《数据共享全方位认识信用服务行业》的演讲,以下为其演讲内容: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征信的内容,征信大家听到的很多,今天再来和大家比较深入的正本清源一下。由于征信的发展在中国其实是比较短的历史,从1999年开始中国才有,在2013年、2014年开始监管部门说可能要发征信牌照,市场突然非常关注,其实大家对征信的理解和行业传统或专业的理解是有些出入的。

这个出入为什么要讲?法律上也没有明确说的很详细哪些不算征信,为什么还要讲清楚,是因为征信和其他的一些想象中的概念,市场上流传的概念区分不讲清楚,实际上对征信发展是不利的,对于什么是真正的征信全社会需要有一个共识,需要讲清楚什么样才是真正的征信。我们来交流这个是这样的目的。

征信实际上是债务信息共享的意思,对于征信来说这是主要内容或者是全部内容,实际上是界限很清楚的概念。我们这里可以看到三个方面的说法,征信管理条例里面有关于征信专门的定义,指的是说对企事业单位的信用信息和个人信用信息进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和提供的活动,基本的意义是讲出来了,但这里面实际有一些模糊。“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信息使用者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并没有完全讲清楚,征信实际中原则是信息使用者必须是信息提供者,对企事业和个人信息采集的时候只能对提供者进行开放共享,这是征信实际的做法,但是条例里并没有讲清楚。

百度百科上的说法是基本准确的,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的万局长在会议和文章上都提到了征信的概念,他讲的非常清楚,征信就是债务人的债务信息的共享,这个是征信真正的概念,从这个概念可以看出来什么样的行为或者服务内容是征信。什么叫债务信息共享呢?实际上很简单,如果是个人征信就是个人债务信息共享,如果是企业征信就是企业债务信息的共享。这里面的概念要素是?第一要是债务信息,非债务信息就不是征信内容。比如电商网站上买东西,买了多少钱,打电话花了多少花费都不是征信内容。如果移动运营商,打了两百块钱一个月但是两百块钱没有付,这就是一种债务,这个债务信息就可以成为征信内容。所以打电话一个月花多少钱不是征信内容,但是打了电话没有按期缴费这就是征信的内容。

可以看出共享的内容是债务信息,什么是共享?信息的提供者和信息使用者是一个主体,这才是一种共享,债务信息相对人就叫债权人,债权人把信息共享到征信公司,同时这些债权人来使用这些信息,共享指的是这个意思。征信真正的概念是这个,我们理解这个概念就对我们以后讲征信就有一个基础,大家就知道什么是征信。

为什么把征信概念讲清楚?要讲哪些东西已经被大家误认为是征信,这是有必要去讲,先来看一下征信的属性,有利于我们去辨别什么样的服务是征信服务,什么样的内容是征信内容。

第一,征信是基础设施。它的含义是说市场上不会有太多的征信公司,因为是基础设施。比如铁路是铁路公司在搞,公路是交通部在管,只要是基础设施其运营方肯定是不多的,基础设施的行业有少数几家机构来运营,同时意味着一定是要全覆盖,如果不是全覆盖就称不上基础设施。

第二,要求信息共享。这个前面讲过了。

第三,要求独立第三方。由于是共享信息,运营的征信公司必须有独立第三方的属性,不能由某一个债权方来做,为什么很多金融集团做不了征信公司,这里独立第三方要求有很多逻辑在里面,如果不独立其实很难有债权人机构给你共享信息,因为是同业和竞争对手,所以不可能有债权人机构给你共享债务信息。逻辑上不成立。

第四,要求公平公正,是对独立第三方的衍生的要求。什么叫公平公正?当市场上有一个覆盖全国的征信公司的时候,这个征信公司就会形成巨大的威力,或者叫威慑能力。如果你在市场上有一笔欠款逾期了,被报到征信公司,征信公司有全覆盖的经营范围,所有债权人机构都可以查得这个信息,这时候征信机构威慑力就非常大,如果没有秉持公平公正的立场就会对债务人或者债权人造成重大伤害。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一个朋友跟我打电话说, “蒋总,你认不认识某个数据公司,这个数据服务公司还是比较大的,但不是征信公司。他说我的公司逾期不还的信息,法院判决我还他钱但我们没有及时还,我相当于老赖了,被法院公告在网站上,但是后来还掉了。没还的时候公告信息被数据公司采集走了,但我已经还掉之后,很多机构仍然说我欠了钱没还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让那个机构帮我们删掉这个数据。”我说没有办法,这个数据公司不是征信机构,就不承担征信管理条例或者相关的监管法规规定的义务,因为征信公司有义务,只要有人向你提出异议,信息主体对信息内容有信息异议可以跟征信公司提出来,征信公司有法定义务要查证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一定不能改,假的一定要改,由于数据服务公司不是征信公司,跟他讲可以不改,他可以不管。但数据公司事实上有市场地位,导致了直接对这个公司造成一定的影响,造成了这个公司在市场上声誉受影响。这个情况下就造成了对被采集信息企业的不公平,如果数据公司不公平公正,那就受损失了。所以征信机构一定要保持公平公正的立场。

个人征信其实是一样的,比如说有一个征信公司在做征信业务,但是采集的信息并不特别完整,可能采集了90%的信息,有一部分债权人机构的债务信息没有采集进来,假设有人,可能借了三笔钱,有两笔正常还,一笔逾期,征信公司只收一笔逾期的信息,正常还的信息并没有采集,这个人就倒霉了,因为查征信系统的时候这笔逾期信息是他的全部信息,没有人和他做交易了。所以,如果这个时候征信公司没有秉持公平公正,有选择性的采集信息,那对个人影响非常大。

监管部门从逻辑上不相信不独立的征信公司能始终会保持公正公平的地位,实际上比如说如果给不独立的征信机构牌照,可能它99.99%的时间和场景是很公正的,但是你不能排除说在某些时候是不公正的,比如说和它的母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提供了某个人的信用信息,那对这个人的信息采集和使用以及信用评价可能有不公正的动力,或者信用信息采集有可能是倾向性的行为比如隐瞒部分好的或者坏的。比如,当发现某些客户是控股股东的对手的客户,可能会把信用分打的很低,或信用信息只采集坏的或者只采集好的。商业上不是独立第三方机构就有可能出现不公平公正的动力,理性的社会制度要假设所有人都是坏的,但要制定一种坏人干不了坏事的制度。假设所有人都是坏人,在这种假设下去制定法律制度,最终的结果一定是非常好的,没有人可以干坏事了,但如果假设大家都是好人那就完了,这样的制度出来好人会变成坏人,坏人会更加坏,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从这个道理上来说征信机构必须是独立第三方。监管部门已经否定了非独立第三方可以做征信公司。

征信的作用大家都了解了,再稍微讲一下。一个是对债权人来说作用是一个信息共享和风险共防,没有独立第三方的征信公司,大家都不知道我的客户,存量客户也好、申请人也好,同业信用表现怎么样是永远无法知道的,这是征信公司最大的作用。这个作用是相当重要的,但是在过去两三年之内,在现金贷、网贷蓬勃发展的几年没有人重视这个问题,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可能是导致当前现金贷行业受到如此大冲击的重要原因。如果从业机构一开始就知道客户在多少机构借了多少钱,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客户在同业机构那里表现的是好客户还是坏客户,那不会像现在,机构对自己的几百万客户都不知道他们到底一共在外面借了多少钱,或者已经在外面信用已经很不好了。因为三年前大家没有重视这个事,但这是可以理解的,遗憾的是客观上由于是大家没有做这个事,到今天为止,一旦风暴来临没有一家机构可以很大胆的说我的客户很好,不会发生坏账率。没有一家机构敢这么说。我们有一个共债查询系统,可以看出来共债还是比较严重的,可能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厉害一点。

最后,我相信,征信这个事情一定会做起来,不一定是我们公司做成,但一定能做成,一定是需要的,互联网金融和网贷想升级和持续发展,想健康发展,如果想促进传统金融机构转型升级,非银信贷机构的征信是逃避不了,征信不做起来不可能升级为健康发展的金融机构,利率和坏账都下不来。只要不做征信,共债问题解决不了。人性的弱点一定是说只要不限制我,一定会会借更多的钱,没有征信的限制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借款人也是一个恶性循环,借款人总是想消费,只要有人借我钱,我是不会收手的。这是债权人和债务人人性角度,没有征信信息就一定会恶性循环,最终就是借了很多钱还不起,结果大家面对同一批客户。市场上可能有5000万的信贷客群,假设这种情况任由发展下去之后,最终5000万人全会变成逾期的人,这是大概率。

所以征信对债权人机构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几年没去做,是可以理解的,大机构不愿意帮助小机构,所以不可能把数据共享出来帮助小机构,帮助控制风险。征信很大程度就是信用信息风险的共防,大机构是不可能帮助小机构控制风险,小机构控制风险就发展很快,就把大机构的客户抢走或者很快赶上大机构,所以这是发展的阶段性必然,也可以理解。正因为所有的个体,所有的决策都很理性,但是群体上来看是非理性的,非常不理性的结果就是今天的结果,一旦有风暴来临达到临界点,你的债务人和客户,由于个体理性、群体非理性的外部环境,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全部牺牲的结果。个体理性导致了群体的非理性。

所以对于债权人来说征信一定要做。

接下来无论是政府还是市场、第三方一定要推,机构理解也会慢慢发生变化,一个是说终于发现征信这么重要,我原来所有的客户在外面全是坏客户。第二个经过风暴的洗礼活下来就不多了,可能就二十家或者五十家,大量的长尾的信贷客户就消失了,这时候竞争顾虑门槛就大量下降,这时候我们再和机构去讲,征信事情就可以做起来了。征信未来几年一定会发展更快。

征信对债务人来说就是公平信用权的概念。

如果一个人非常讲信用,但没有征信系统,他就白攒信用了,信用好的人得不到激励,信用不好的人没有什么惩罚。如果有2300家网贷机构,那一个人就可以借2300次,这一辈子可能就够用了,每家机构借了不还就行了,但是对于信用好的人就没有意义了。但信用不好的人也会影响周边的人,信用不好的人没有还钱会告诉信用好的人,那信用好的人也可能会不还,这就是人性,人性经不住考验的。假设说还有1%有良心的借款人,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一定会还钱,这样在没有征信的系统下他是吃亏的,所以对他来说公平的信用权就丧失了,讲信用的人其实是吃亏了,这就是公平信用权,信用好的人本来要得到更好的贷款条件,到款速度更快、信贷额度更充足等等。

再讲一下征信和风控的关系。信用服务在市场有大概这些形态,债务信息共享是征信,还有变种征信模式比如共债查询。还有风控大数据的提供,去查一下通话记录、淘宝消费记录、移动运营商、学历、社保等等,有一大类数据公司在做。还有信用评分服务,一个人来了之后做评分,信用评分就是信用违约概率,如果对那些从历史上所获得所有的信息来看,你都无法拒绝它,你看不出来这个人是不是坏人,能不能贷款给他,看不出来,但是还是在犹豫能不能贷钱给他,这时候是需要信用评分,要预测未来3月、6月、12个月能不能不还钱,因为历史上的信息没有排除信息。信用咨询,是建模服务评估类服务。还有欺诈评估,过去几年反欺诈评分很火,因为目前的发展阶段,只要把欺诈的人防住,不去管信用风险评分的,信用评分没什么好评的,如果不还就催收,这个时候利率很高坏账高一点没关系,把坏账从5%降到4%3%,那群人需要用信用评分。欺诈在这个阶段,欺诈的人排除掉以后,剩下的人就差不多了,反欺诈现在也有很多机构在做,我们上面这些产品和服务都在做。

信用管理服务做的比较少,我们不做咨询类的服务,我们不提供这种技术服务,我们只提供数据类和评估类两类产品或服务。共享的服务有征信和共债系统,共债查询系统目前有比较top的机构是来通过我们查友商的共债情况,他们并没有像征信那样把数据报给我,只是通过我互相查一下关键字段,在我们的共债查询系统上有机构在跑,效果非常明显,立刻就知道客户在友商那里借了多少钱是否有逾期,也可以从数据看到逾期和共债情况比较严重。征信和共享是两个系统在做,我们的风控数据查询服务有一站式风控数据查询的平台,提供这类数据查询服务的机构有很多。评分有信用评分,征信数据库已经有几百万人的征信数据,查询过的人有几千万,用几百万的信用数据可以开发出很好的信用评分,但是评分有缺点是覆盖率很低,因为信用评分是必须有征信数据的人。模型非常漂亮,但是只有这几百万人有信用评分,新客户来就没有信用评分,应用率比较低。信用评分要在应用基础上才可以产生评分,应用才会广。我们反欺诈评估是建立在复杂关系网络上的模式,需要欺诈评估的公司需要把申请表人信息报给我,每天给机构客户提供近150万次欺诈评估,效果非常好。这和贷后征信有区别,形式上类似,也就是说共享类服务,像我们这种反欺诈服务模式,还有征信系统这种服务都有这个特点,都需要独立第三方可以做,但不会被机构客户自己的风控能力所取代,因为我们提供的是跨机构的、同业信息共享数据基础上的征信和信用风险管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