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报告到服务,易观想教会企业们如何靠自己玩转数据

胡江路 2019-01-17 735

用数据、平台和服务,实现数据能力平民化。


尽管数字化转型是近年来被企业高度认同的一个必然趋势,但是目前也只能说是“看上去很美”。



据埃森哲2018年《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指数》报告,只有7%的企业成功完成了数字化转型,在这些数字化转型成功的企业中,数据驱动能力赫然名列公司5大突出能力之一。



但更多的企业不是掉队,就是在数字化转型的征途中困顿不前。还有很多企业往往在最基础的数据治理上就卡壳了。可以说,数字化时代,如何培养出属于自己的数据能力,直接决定了一个企业能走多远。



易观成立于2000年,最早为企业提供数据分析、报告咨询业务。2012年,易观大数据作为易观旗下的子公司正式成立。作为一个专注数据19年的公司,于揚表示易观的使命就是要帮助企业学会用数据,最终实现数据能力的平民化。



从报告分析服务转场到大数据服务领域的易观,能实现这一目标吗?



从人到“机器+人”


现在的易观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数据智能公司。



易观创始人于揚透露,目前易观数据产品和平台业务的收入已经占据了公司总收入的60%以上。易观旗下的三款系列产品:易观千帆、易观万像和易观方舟,分别针对企业的不同需求层,打造了一套从市场竞品分析、用户画像,到实现自身产品和用户精益运营和成长的商业闭环。



从分析报告主业,转场到数据智能行业,在于揚看来是易观不断顺应客户需求、顺势而为的一个结果。



易观最早引以为傲的是分析师业务。通过为企业提供报告式的分析咨询服务,帮助企业在互联网化过程中对标市场,把脉自身缺陷和不足。随着流量红利的消退,针对用户的精益运营和营销越来越成为企业刚需,主要靠人力服务的分析师业务逐渐暴露出缺陷。



“第一是分析师产出的周期很长,至少得半个月才能出一次结果,其次,易观其实已经形成了更量化、能够与企业业务运营和产品用户运营密切相关的高联系指标,能不能把这些指标和数据模型产品化、标准化?企业能不能有更多自我查询和使用的机会?”于揚介绍说。



同时,大数据技术的崛起,也在改写着分析报告行业的业务模式。以往单纯靠人做分析的作业方式,慢慢开始转变成“机器+人”的方式。



在这样的契机下,2012年,易观大数据公司正式成立。易观的业务主线也从单纯的提供分析报告服务,开始转向通过数据智能技术、引擎和机器算法来提供大数据产品及数据平台转移。这当中还涉及到如何构建模型,机器如何学会像人一样做决策。


“这就解放了分析师,可以让他们从基础的数据收集、清洗和建模的繁重工作中脱离出来,与客户一同深度挖掘数据的价值和应用场景。”


然而,要成长为一家被市场认可的数据智能公司,有三点很重要:


一是看量,即数据资源的保有量;

二是看质,即对数据从采集、清洗、挖掘以及呈现进行处理的相关技术能力;

三是与行业应用场景相结合的算法和算法迭代的能力。


举例来说,在数据驱动营销闭环这样一个应用场景上,比拼的就是数据平台如何结合上述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1. 如何寻找优质渠道,降低获客成本;

2. 如何识别高价值用户,提升用户价值;

3. 如何有效触达并触动用户;

4. 如何提升付费转化或关键动作转化;

5. 如何基于前面的闭环,再次优化营销或运营效果,提升ROI?


实际上,这也是大多数据营销公司在面对用户时,是游刃有余还是力所不足的核心所在。


帮助企业学会“玩”数据


19年来分析咨询服务沉淀的2000多家客户的大量小数据样本,让易观一开始就在数据积累上占据先发优势,这也是易观产品差异化的一大特色。


2015年,易观推出第一款大数据产品“易观千帆”,这是一款评估和对标分析工具,基于消费者在智能终端上的海量行为数据,对用户做画像和标签分析。它主要用于监测产品/竞品运营数据,了解用户转化,帮助企业了解自己与行业、市场的差距。


发现问题后如何解决问题?如何拉新、促活和转换?如何留存?2016年,易观又推出第二款也是公司的主打产品“易观方舟”。这是一款具有PaaS功能的数据管理和分析平台,定位为“数据驱动的中台”,也就是帮助企业搭建一个数据中台,对产品和用户进行精细化的运营和分析,通过追踪用户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识别高价值用户群,反过来帮助企业改善产品,最终形成营销闭环。


特别提出的是,易观方舟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帮助企业实现用户数据的运营。

在中国现阶段,数据工程师、数据科学家还是一件相对比较高端的职业,这也是许多初级企业在面对海量数据时无从下手的主要原因。针对最底层的数据采集,易观方舟采用基于边缘计算的埋点采集法,就是对数据在预埋的各个数据点进行采集、清洗、整理后,再提供给客户使用。


“就像做菜,我把做菜的工具(易观方舟)给他,企业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来烹调出自己喜好的菜品。”于揚向钛媒体编辑介绍道。


基于这两款明星产品,易观也打造了一系列产品矩阵,形成了以海量用户资产及算法模型为核心的大数据与分析服务生态体系,客户包括招商银行、上品折扣、斗鱼直播、海尔、佳能、滴滴出行等一众互联网公司和传统企业。截至2018年第4季度,易观累计覆盖23.8 亿智能终端以及6.04亿活跃用户,每秒处理66万条的数据量。


“易观千帆就像是给企业做‘体检’,告诉企业哪里出了问题,哪里需要提高;易观方舟就是来‘治病’的,通过机器学习和算法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就像飞机的两翼,互为表里,形成易观再数据服务市场的主力装备。”于揚表示。


对于一个靠“产品”来说话的人,于揚坦诚,实际上现在已越来越不纠结要做什么样的产品的问题。他认为,如今的商业边界越来越模糊,跨界打劫正在发生,市场已演变为超限竞争,龙式新物种层出不穷。也就是说,竞争对手正在从一个你完全想像不到的领域来剿杀你。所以,只有满足用户需求才是万变之中唯一不变的根本。


“形势在变,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


相较于信息化时代流程驱动下,以公司治理为中心的业务发展模式,数字化时代的企业有三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以用户需求为中心,二是数据驱动,三是数据平台必须是业务工具。可以说用不好数据的企业,不是数据驱动的企业,基本没有未来可言。


对于未来的数据服务市场,于揚袒露最大的问题还是不少传统企业缺乏数据驱动意识的问题。“企业是否真正把数据驱动这个意识贯彻到企业的经营理念中,是否尽快进化成一个数据驱动的数字企业,这不是一个锦上添花的选择,而是一个非生即死的决策。”


于揚表示,易观的愿望就是“让数据能力平民化”,即通过大数据产品、平台和服务,让企业具备数据能力,让沉没的数据能够真正被用起来,成为企业数字化征途上的强力引擎。

(本文转载自钛媒体,作者/胡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