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渐成主力,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基金服务?

易观 2019-03-25 318

2019年成为基金行业深度服务用户关键年。

 

导读

今年以来,宽松的货币政策、减税降费等积极的财政政策、人民币汇率的逐渐走强、稳增长的经济环境预期、A股全球影响力提升、外围环境的趋暖等多因素的影响下,股市终于从阴霾中逐渐走出来,步入快速上涨的行情,年初至今上证指数已上涨超25%,这也给近期的基金带来了很好的表现,2018年全年股票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20.71%,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4.66%,2019年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股票型基金平均收益率已达25.64%,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率达18.42%,较好的收益表现使得投资者的市场参与度提升,据易观千帆的监测数据,蚂蚁财富、天天基金网等第三方基金销售平台以及各基金公司的移动端活跃用户均有所上涨,其中天天基金网移动端活跃用户上涨已近8%。

 

当前,中国的人口环境、结构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出生便开始逐渐享受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发展红利的80后、90后、95后成为社会职场、家庭结构中的主力群体,他们对科技产品的依赖程度极高,相比前代人,他们理财理念和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理财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要求较高,这种人口因素的变化为基金行业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投资者基础的同时,也对基金行业的投资者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深度、更个性化的用户服务能力对机构而言变得越来越重要。


 


2019年成为基金行业深度服务用户关键一年,首先,市场的逐渐好转为基金行业深度服务用户创新提供较好的发展契机,其次,公募基金已经过21年的探索、发展,当前已经迈入金融科技驱动产品、渠道、服务创新发展的阶段,再次,基金行业的数字化成熟度、渗透速度开始加快,深耕服务成为当前机构间参与数字用户(即数字化的投资者)资源争夺的核心抓手。


 

基金公司的金融科技应用能力对于当前及未来开展产品、渠道、服务的创新至关重要,在数字化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中,必然面临着行业“二八”服务理念的打破,高质量服务下沉至普通的投资者,多维化、个性化的服务需求激增。如何挖掘不断激增的多维度数据资源?如何提供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如何精细化地陪伴用户整个投资旅程?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离不开金融科技的支撑。

 

无论是当前机构服务能力的深化,还是未来参与市场竞争能力的提升,金融科技将来或现在已经成为基金公司综合服务能力的体现,未来的5-10年将成为基金行业数字化程度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将会逐渐引发基金业资源、信息以及用户群的高度流动,机构间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综合能力的比拼会被逐渐引入行业市场竞争舞台的最中央,目前,整个行业对金融科技应用的重视程度在不断加深,机构间的金融科技应用能力已经呈现了差异化的格局,部分金融科技应用领先的基金公司已经收获到了一些金融科技创新应用带来的成果,当前各家基金公司金融科技应用综合能力如何?依据金融科技资源能力、金融科技应用能力2大维度,基础能力、服务创新等8个细分维度,逐层细化至32个评判指标,对基金公司当前金融科技应用的综合能力进行评价以更直观展现各机构间的金融科技综合能力水平,具体评判及情况如下:

 

▌行业整体金融科技应用综合能力水平有待提升

 

按照评价模型,目前基金公司中未出现整体金融科技应用能力达5星的机构,当前正处于基金行业创新发展的初期,机构在金融科技应用方面探索实践的阶段,许多基金公司仍处于数据堆积阶段,并未实现对现有的数据资源进行统一的管理、规划和挖掘,在投研、投顾、营销、运营等方面的科技化能力仍然有限,甚至在当前高度移动化的网络时代,很多基金公司并没有开发独立的App作为服务移动用户的重要载体,一些相对领先的基金公司App的活跃用户仍然很少,易观千帆监测数据显示基金公司拥有的App月度活跃用户几乎没有超过百万的,而券商类App中超过100万以上月活用户的应用已经达到了20个以上,其中华泰证券的涨乐财富通App月度活跃用户已经达到700万以上,这一方面说明了当前基金行业对渠道的依赖程度仍旧很高,数字用户的管理能力处于较低水平,另一方面说明了行业的整体金融科技应用能力的不足。

 

▌金融科技投入方向的差异决定了机构整体实力的差异

 

基金公司在金融科技投入方向上存在很大的差异,易方达在整体渠道整合、金融科技应用创新、数字用户经营管理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博时基金在整体战略层面高度重视金融科技应用,在数据资源的运用、金融科技创新的研究与实践等方面投入较多,嘉实基金在智能投研探索、数据资源的整合、渠道生态建设等方面具有较好的表现,银华基金对数据资源的挖掘投入较早,在金融科技布局方面比较领先,在运营、营销和投研辅助方面均具有很大程度的技术投入并取得了一定成效,汇添富基金在移动端数字用户管理、整体的服务创新方面具有很强的实力,其他基金公司也分别将金融科技资源投入到不同的方向,有的关注实践,有的注重效率(投入产出比),有的强化整体实力,有的侧重服务创新,基金公司金融科技资源投入方向的差异导致当前整体实力的差异。

 

▌当前机构间金融科技应用实力的差异局面并未“定型”

 

部分基金公司金融科技应用整体水平相对落后原因是基金公司背景不同、发展阶段不同,例如部分银行系机构在金融科技应用实践方面反而并不怎么突出,原因在于银行系机构拥有原先银行渠道的用户资源优势,在数字用户资源的争夺意识上存在“慢半拍”的现象,并且在金融科技的应用上比较依赖银行本身,但在整体的用户及科技资源背景方面具有很大优势,因此这些公司金融科技资源能力指标表现较好,而金融科技应用能力指标相对不突出,但随着行业数字化的深入发展,这些机构仍具有很大的很快的提升速度,也有部分中小基金公司很关注金融科技,并将其作为战略核心,这些基金公司依托资源集中优势具有很强的发展后劲,因此正处于创新发展初期的基金业机构间金融科技应用实力并未“定型”。

 

▌金融科技应用整体实力领先的基金公司在数字用户管理方面优势明显



评价在三星以上的基金公司普遍拥有独立的App作为承载和发挥数字用户经营管理的重要载体,评价在四星以上的基金公司App的活跃用户处于相对领先水平,易观千帆监测数据显示,汇添富、易方达、嘉实基金移动端活跃用户水平优于于其他基金公司,App活跃用户(即在所选时间段内,用户主观打开过至少一次App)超过10万以上,这些基金公司在App功能设计和服务创新方面也相对突出,说明金融科技应用整体实力相对领先的基金公司在数字用户管理方面优势明显。但从整体来看,基金公司数字用户管理方面还不成熟,较为依赖第三方管理工具,在易观产品阵营中,可灵活选择部署方式(Saas或私有化部署)的深度用户行为分析产品——易观方舟,通过过全端数据采集,结合易观第三方数据,帮助企业做好用户生命周期管理,最终实现精益成长。

 




可私有化部署,开放且免费的易观方舟Argo欢迎体验




 

基金公司金融科技应用整体实力评价

 


指标说明


1、金融科技资源能力

 

Analysys易观认为,随着中国基金市场数字化程度的加深,各家基金公司及第三方平台对金融科技的重视程度加大,多家基金公司将金融科技作为重要的战略部署方向,纳入企业核心竞争力构建体系之中。券商系、银行系、信托系等不同背景的基金公司在金融科技资源能力方面存在重要差异。易观把基础能力、核心人员、数据管理、用户规模作为评价基金公司当前金融科技资源能力的重要指标。


来源:易观2019

 

2、金融科技应用能力

 

Analysys易观认为,金融科技资源能力是金融科技应用综合能力基础体现,在金融科技创新应用方面,金融科技应用能力才是付诸实践的关键。易观将技术投入、生态建设、运营能力、服务创新作为评判基金公司金融科技应用能力的关键指标。

 


来源:易观2019

 

注:

① 上述2大评价维度,金融科技资源能力约占30分,金融科技应用能力约占70分,总分为100分,星级评判标准是:得分大于等于90分为五星,得分70-90之间为四星,得分60-70分为三星,得分50-60分为2星,得分低于50分为1星,数据收集不全面无法评判标注为斜杠(/),相关资料评判考虑因素的数据来源于访谈、财报及其他公开资料,不排除存在其他未获取数据的潜在影响。

② 评价对象范围依据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2019年2月公募基金管理机构名单。

③ 易观会根据基金业金融科技应用的实际发展情况对评价模型及相关指标不断进行完善更新,并依据最新模型对相关数据和分析内容进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