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IPO:B站凭什么再谈上市?| 易观千帆IPO洞察

郭旭 2021-03-24
“二战”IPO:B站凭什么再谈上市?| 易观千帆IPO洞察

3月16日晚间,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进入港股上市的冲刺阶段。3月18日,B站回港二次上市正式开启招股,截止3月23日,认购倍数已达58倍,热度居高不下。

 

上市,对于B站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儿。2018年3月,B站曾声势浩大的赴美上市,尽管此后亏损净额持续扩大(2018-2020年分别为5.65亿元、13.04亿元、30.54亿元),但股价却一路上涨,三年累积涨幅达908%。不可不谓之华尔街宠儿。



明眼人看得出来,B站持续亏损的背后,还有稳进提升的MAU与高速增长的营收。根据易观千帆数据,B站月活已突破1.6亿,2020年第四季度平均活跃用户数达到2.029亿;而在综合视频领域,即便是面对“爱优腾”三位长视频老将的围堵,B站过去一年的活跃用户增长率显著占优。
 
增长的当然不只是用户数量。根据B站公布的财报,2018-2020年,B站分别实现营收41.29亿元、67.78亿元、120亿元,2020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了77.04%。
 
收入构成的多元化也给了资本更多的想象空间。截至上年末,B站已经运营了43款独家发行的移动游戏及数百款联合运营的移动游戏,从增速强劲的2020年第四季度来看,B站游戏收入为11.3亿元,已成为游戏分发的重要渠道及游戏开发商的首选合作伙伴;依赖于会员订阅与直播频道内虚拟物品的销售,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在四季度同比增长118.48%。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广告业务和电商类业务的增长。B站广告业务已连续第七个季度实现加速增长,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在去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长168%。从侧面反映出用户的活跃度,以及持续扩大的品牌影响力。
 
有业内人士解释到,只要用户与收入增速在一定的合理值,资本市场对财务亏损的状态有足够的耐心。这也是B站再度上市的底气——公司一直处于高增长的阶段。
 

从Z到Z+,前浪与后浪的平衡术


综合视频类平台维持高增长的关键,在于内容的丰富性、上线的及时性,以及平台的独占性。B站,从最初的小众ACG(动画、漫画、游戏)亚文化社区,演变成为综合了视频、游戏和社区的多元生态体系,因为不同于“爱优腾”们的PGC模式,主打UGC的B站在内容上有着先天的优势:活跃且数量庞大的UP主不仅为B站带来了巨大的流量,更具有极高的忠诚度,还为平台省去了巨额的内容制作成本。

 

这一点同样反映在用户粘性上。结合易观千帆的人均使用天数与人均单日启动次数,因为与主流视频平台“投喂式”的输出模式截然不同,B站从一开始的“筛选机制”就朝着深度绑定用户暗自发力,参与内容制作让用户在平台收获了较强的存在感,同时也对于“B站用户”这一标签产生了依赖。以至于在与主流视频平台一较高下时,虽然体量上仍有差距,但强粘性却成为了B站的壁垒。

 

 
2020年5月,两分钟的《后浪》视频迅速走红,堪称是B站的破圈之作。不仅舆论蜂拥而至,也掀起了社会对于“后浪”一词的广泛讨论。根据易观千帆新指标中的次月留存率,可以看到5月的留存率也成了B站的全年最高点。
 
 
B站本身也确实是“后浪”们的聚集地,不过,这段演讲视频之所以出圈,还是因为它为B站吸引了众多“前浪”用户群体。根据易观千帆的用户属性分析,目前B站24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75.84%,这一数字远高于其他平台。35岁以下用户数占比88.36%,相比于上一年的80.8%有一定的增长。根据B站聆讯后资料集,B站核心用户逐步从Z世代群体拓展至Z+世代人群(1985-2009年出生人群)。
 
互联网原住民一直是B站的有力后盾,而随着新用户群的进一步拓展,新老用户带来的多元文化融合共生及其对原有社区改造,将是未来一定时间内的看点。
 


B站加速出圈,也要提防资本的反噬


选择回国二次上市,一部分原因是受美国资本市场环境趋严、估值偏低等影响,不少科技股和中概股受到了较大震荡。而港股市场环境更为灵活和宽松,且国内资本市场正在积极寻求变革,对于中概股理解更为透彻,回归意味着能被给予更高的估值、更接近客户、更活跃的交易与更多的融资渠道。B站也表示,拟将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用于优质内容投入、自主技术的开发与创新、销售及营销,以及一般公司用途及运营资金需要,从而支持社区健康、高质量的增长。

 

从另一个角度看,资本的青睐,对于成长中的企业来说,如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B站今天所处的高估值,需要更多增长、更好看的数据来支撑,B站必须加速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