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与服务矩阵
  • 资源中心
  • 易观之星奖项
  • 关于我们

捡便宜“尝鲜”,年轻人撑起二手市场

新京报 2022-08-17 1605
他们并不在意物品的上一个主人是谁,更享受“花小钱体验更多物品”的乐趣。

反复查看卖家发来的开机视频以及外观图片等细节后,00后廖华最终以8000元的价格入手了一台对方闲置的游戏笔记本。“如果全新的话需要差不多一万多元,加上对方还答应送一副键盘,很划算了”。


原价800多元的耳机500元就能到手;1000元音响上门自提的话不到半价,而且还有议价空间;市面少见的二手奢侈品也能以低价到手……如今,二手市场正吸引着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和涌入。


对于Z世代而言,选择性价比较高的二手品不但省钱,同时还能体验“捡漏”带来的新鲜感。他们并不在意物品的上一个主人是谁,更享受“花小钱体验更多物品”的乐趣。


二手市场爆发也让人从中寻找到财富密码,然而“零门槛”“C2C模式”导致卖家不需要如同在传统电商平台开店缴纳保证金等行业现状,不但让市场龙蛇混杂,也给二手交易监管带来潜在风险。如何为买卖双方建立对彼此的信任,成为行业急需解决的问题。


二手货半价“很香”


从快递员手中接过包裹后,夏雪迫不及待地拆开检查起来,里面是一个原木色的单人茶几,尽管成色只有9成新,底部还有几处破损,但她并不在意,“能以一半不到的价格拿下,已经很不错了”。


下班回到家后,夏雪习惯性地躺在沙发上翻起闲鱼。


最近她又计划在刚租的房子里添置一个可移动的零食架,方便自己平时刷剧、看书能随时往嘴里塞点好吃的。对比网上百余元售价,以及考虑到以后搬家可能会因为太重而丢弃,她最终还是计划淘个二手。


翻了一圈后,夏雪找到了心仪的商品。“大概八成新吧,无论款式还是颜色都比较满意。最重要的是价格只要30元。相比全新的,非常划算了。”


自从两年前因为工作缘故换到如今所在城市,夏雪已记不清自己先后买过多少二手商品,“以前无论买啥都只会选择新货,现在更多地则是考虑二手。”夏雪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最初接触二手品,出于“租房可能随时更换住处,没必要花钱买新品”。在购买过几次后,她发现自己渐渐迷恋上这种购物选择——通过二手平台上已经买过空气炸锅、电磁炉等生活用品,也“捡漏”到喜欢的挂饰、汉服以及心仪的演唱会门票。


夏雪越来越享受在二手平台购物的乐趣。在她看来,能花少量的钱买到心仪的商品,有种“淘宝”的乐趣。“尽管是租房,但生活还是需要仪式感,也愿意在不支付太多花销的情况下,为自己营造出舒服的环境。”夏雪说。


从大学时期就热衷二手交易的廖华,通过这种方式,实现用最少的钱体验到市面上大多数热门数码产品。


彼时手中资金有限的廖华,购买数码产品时只能选择二手品。没想到,刚一尝试就彻底“陷”了进去。那段时间廖华几乎随时都泡在论坛中,和商家讨价还价后买下看中的商品,再把此前入手的出了“回血”。“如此一来,花不了多少钱就能玩到各款喜欢的数码产品。”


当下二手经济正火热。随着年轻人消费思维转变以及推崇绿色低碳消费和循环经济理念,Z世代对二手消费的认可度逐步提高。


《2021中国闲置二手交易碳减排报告》显示,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市场规模从2015年约3000亿元,提升至2020年破万亿。闲置物品交易范围覆盖了几乎所有消费品品类,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接近3万亿。


此外,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线上交易是目前二手物品的主要交易渠道。2020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由2019年的2596.6亿元增加至3745.5亿元,约占闲置市场总额的36%。


“选择购买二手物品的人群近半年来明显增多。”经营着一家二手机网店的老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几乎随时都会有人咨询下单。每每上架一些成色品质不错,且上市时间较短的二手机,很快就会被顾客买走。


年轻人消费特性的转变,不但让二手平台玩家规模迅猛爆发,也让二手商品种类越发丰富。小到一根数据线、一张唱片、一本书,大到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套八九成新的家具,甚至一辆汽车,一切应有尽有。


Z世代成市场主力,闲置物品也“倒卖”


“有人买二手品,自然也有人卖二手品。Z世代将手里利用率较低的商品进行资源变现已成常态。平台里聚集起众多渴望‘回血’的卖家和等待‘捡漏’的买家。供需关系的增长推动着市场越发庞大。”夏雪说。


廖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不仅数码产品玩家热衷于将闲置物品挂在二手平台上,他身边不少朋友都会定时对家里的物品进行清理,“一些闲置的东西继续放在家里会占地方,丢弃又心疼,自然会选择以二手的方式转手换钱,何乐不为。”


据QuestMobile发布报告显示,闲置交易的主要人群集中在90后,特别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活跃占比更为突出。同样据易观分析发布的行业洞察报告,从用户年龄来看,35岁以下人群是二手电商的主力用户,另外出生于1995-2009年间的Z世代也是二手电商的潜在用户群体。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大多数居所不定、收入有限。性价比较高的二手商品自然成为其购物时的主要选择。而年轻人对新鲜感的追求也让他们更容易接受闲置经济,通过定期置换商品,以随时让自己体验“新鲜感”。


“以前购买二手会被认为是‘穷’‘没钱’,现在购买二手不但是精打细算的生活,也是一种环保态度。”同样热衷于二手交易的00后小雪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作为忠实的汉服爱好者,家里有数十套汉服,其中也不乏有二手品,“包括汉服、洛丽塔服爱好者圈里,买卖二手衣服是较为常见的事情。”


东西多了,夏雪也开始尝试着将囤积在家的闲置物品,挂在二手平台上进行转手。


一次在整理衣柜换季服装时,她发现自己有好几件衣服买回来后只穿过一两次就束之高阁,“感觉风格不太适合现在的年龄和状态,继续留着很可能也不会穿,还不如转手卖了。”


夏雪将这些衣服整理出来拍照和录制视频,再挂在二手平台上。不到一天时间就有客人发来私信询问。简单沟通了尺寸、细节、新旧程度等衣服状况后,对方爽快地下了单。


几天后,当收到“钱已到账”的短信时,夏雪彻底动起了“回血”的念头。她计划将家里闲置的物品全部通过二手交易换成现金,再转手去购买心仪的商品。


“很多玩家在‘买家’和‘卖家’的身份中来回转换。或许在自己手里没用的闲置是他人眼中的宝贝。”小雪说,“如此一来,再去购买心仪的商品时也不会有太大的‘愧疚感’,毕竟没花太多额外的钱就能‘换回’不错的东西”。


财富密码年轻人理财新方式


二手市场的爆发,吸引着众多年轻玩家进场,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二手平台中寻找财富密码。


95后老陈此前曾是资深“玩机族”,不但在大学四年里通过二手方式先后换了近30部手机,毕业后还索性选择做起二手生意。


“手机属于更新换代较快的电子消费品,部分机型虽然是两三年前推出的,但仍能达到消费者日常使用需求。自然很多钱包不充裕的玩家会选择二手机。”老陈分析。


为了获得更多二手资源,老陈不但时常在数码论坛里回收合适的数码产品,还曾多次前往深圳华强北,寻找货源稳定的上家合作。


不过,要想获得更多客户,还需要一定技巧。很多二手平台上数码产品早已泛滥,要在类似赛道获利难度极大。相对而言,论坛和微信朋友圈门槛较低,也是老陈看重的销售场地。


平时,老陈除了不断在论坛上发布二手交易信息,还会在不少高校论坛注册账号进行推广。每当有客人咨询时,也会将对方引入微信,“朋友圈里不但更方便展示图片进行交流,更重要的是能留住客源,说不准对方会成为回头客,或者带来更多潜在客户。”


老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己手中的客户以年轻人为主。除了习惯于频繁换机,追求新鲜感的“玩机一族”,也有不少其实并不了解二手机,也并非数码爱好者的客人,“这类人群大多都是冲着机型和价格而来。只要价格合适,手机成色较新的话,通常都会下单。”


《2021年“循环经济”研究报告》显示,35岁以下用户消费占二手手机销量的74%。其中学生对手机性能、款式要求高,但因经济实力有限,有品质保证的二手手机是其青睐的选择。


“现在每个月运气好的话能赚到两三万元,运气差也有几千元收入。”二手市场逐年爆发,也让老陈坚定继续从事这一工作的决心,他甚至还动起搬到深圳的念头,“毕竟那边货源更多,还能现场看到成色,确保品质”。


和老陈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90后琳琳,不同的是,她将赛道锁定在“二手奢侈品”上。


“只要品相和成色好,根本看不出来是二手。再说性价比也高,不用‘吃土’就能用上奢侈品,就算不喜欢了出手也亏不了多少。”琳琳告诉记者,以二手手表为例,只要爱惜得当,戴过一次和戴过十次的区别并不大。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二手奢侈品在国内市场早已存在,但2020年才真正爆发。彼时疫情导致奢侈品价格上涨,包括LV、香奈儿等品牌先后提价,让普通玩家望而却步。同时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使得不少人将此前购买的奢侈品出手,以缓解收入危机。


琳琳有着类似经历。早在多年前她就是奢侈品爱好者,每每看中一款包,即使“吃土”也会存钱买到手。但近两年因为工作变故,不得已只能变卖奢侈品补贴收入。而她意外发现,市场中不少二手品价格居然比自己入手时更高。


“2014年花了近8万元买了款劳力士的绿水鬼,随着商品减产和疫情影响,如今这款表在二级市场多人求购,价格已经涨到了10多万元。”琳琳说。


部分奢侈品保值能力较强,不会出现其他商品“二手跌价”的情况。一些经典款的奢侈品只要保养得当,不仅有流通价值,甚至还存在增值的空间。


奢侈品的保值和溢价,让琳琳看到了其中商机。很快,她开始联系远在日本、法国的朋友帮忙寻找起合适的二手品,寄回国后再经过保养护理后转手销售。


那段时间,琳琳发现不少年轻人会私信询问购买。尽管年轻人消费意识升级,但对奢侈品的追求和自身经济能力存在不平衡,使得他们倾向于购买二手奢侈品。“比如用COACH等轻奢品的玩家,可能想买LV;而背LV的人,内心也希望能用上爱马仕” 。


有玩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多数年轻人对于奢侈品有着“喜新厌旧”的特性,即使新包也背不了几天就想换。如果花高价购买新品总觉得浪费,而购买二手奢侈品就不太会有这种问题。“只要包的品相和成色好,根本不在意是几手。背段时间不喜欢了转手卖了,再买个另外的二手,能让自己随时都背上奢侈品包。”


龙蛇混杂成投诉重灾区,市场交易亟待规范


二手交易受到众多消费者认可的同时,交易背后也仍存在不少隐患。货不对板、以次充好、平台监管缺失等情况时有发生。


“此前曾购买过一个号称‘九五成新’的iPad,但到手后发现和卖家的描述明显不符,屏幕、后壳很多细微的地方都有破损。更让人气愤的是,说好是256G内存,但到手后发现只有128G。”这次经历让廖华印象深刻,为此他特意向卖家反馈,但对方却一口咬定没有任何问题。经过近半个月的互相举证,最终卖家才悻悻表示“发错了。”


这样的遭遇并非个例。贝壳财经记者通过“黑猫投诉”搜索发现,5万多条关于二手品和平台的投诉,其中主要聚焦于货不对板、恶意压价、退换货难等问题。


《2021年中国二手电商消费投诉数据和典型案例报告》显示,依据国内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2021年全年受理的413家互联网消费平台纠纷案例,退款、商品质量、网络售假、网络欺诈、订单不符等情况成为二手电商较为突出的问题。


事实上,尽管二手市场存在已久,但真正爆发时间并不长,而“零门槛”“C2C模式”等行业现状也让市场龙蛇混杂。另一方面,由于二手平台用户大多为普通玩家,交易也更多以彼此间低频交易为主,卖家更不需要如同在传统电商平台开店般缴纳保证金。这无疑也给二手交易监管带来潜在风险。


“很多时间在上架个人二手物品时,其实对定价没有数。都是随意标价。”廖华坦言,由于市场缺乏合理的估价体系,往往都是按照个人意愿来定价。同样在选择二手商品时因为之前的经历也会对对方的描述心存疑虑,“东西到底如何,是不是真如对方形容的一致,都不太清楚。”


如何能让消费者在二手平台上安心交易,为买卖双方建立对彼此的信任,成为行业急需解决的问题。


2021年10月,国务院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其中提出“要抓住资源利用这个源头,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同时也指出要健全资源循环利用体系,完善废旧物资回收网络,推行“互联网+”回收模式,实现再生资源应收尽收。这意味着二手交易体系逐渐被重视,今后也必将有更为严格的监管制度。


事实上,为了维护买卖双方权益,各平台也在不断尝试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早在2016年,闲鱼就设立“小法庭”,邀请平台用户担任“小法官”,根据买卖双方提交的图片等交易证据进行投票,进而解决买卖双方的纠纷。同时还时常推出“专项行动”来整治二手电商平台交易乱象。而转转也推出“二手商品价格指导系统”以及质检、销售和回收等服务以精准匹配用户需求,进而提升消费者交易闲置物品的信任度。


“未来,困扰二手市场的监管难题势必会随着政策以及交易平台不断完善的要求和方式得以解决。届时行业势必还会有更大的爆发。”老陈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